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美国价值观对爱国主义的解释——奥巴马演说辞

发布日期:2021-10-13 18:05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港台香港直播开奖!1775年4月,一个春日的清晨,一群普通的殖民地居民──农民和商贩,铁匠和印刷工,成年和未成年男子──告别了列克星敦(Lexington)和康科德(Concord)的家园和亲人,拿起武器反抗帝国。他们处境艰危,险象环生──即使能在战火中幸免于难,任何失败的结局都会让他们受到叛国的指控,被送上绞刑架。

  但他们毅然挺身而出。不是代表某个部落或宗族,而是为了一个远大的理想。享有自由的理想。享有上帝赋予的不可剥夺的权利的理想。随着在那个决定性的日子打响的第一枪──枪声响彻全世界──美国革命(American Revolution),美国的民主进程,拉开了序幕。

  这批从列克星敦和康科德出发的男子是我国的爱国先驱。在这个星期庆祝美国建国之际,我认为应该静默片刻,思考爱国主义的意义──他们的爱国主义,以及我们的爱国主义。我们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正处于战争时期──曾在伊拉克(Iraq)和阿富汗(Afghanistan)参战的我国最优秀的男女青年现已超过150万人;有60,000多人受伤,4,600多人阵亡。战争的代价极其高昂,围绕我们在伊拉克的使命展开的辩论相当激烈。在许许多多的人付出重大牺牲的时候,我们理应更深入地思考我们与国家休戚与共的誓言,思考彼此间肝胆相照的承诺。

  我们思考这些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正准备选举总统,这次大选可能成为多年来影响最深远的一次;竞选结果将决定这个国家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道路。竞选辩论不仅涉及各项重大问题──医疗、就业、能源、教育和退休保障──而且包括价值观。我们怎样在坚守各项自由的同时维护自身的安全保障?我们怎样使一个似乎越来越脱离民众,越来越被特殊利益所左右的政府重新获得人们的信任?我们怎样在经济越来越全球化的环境下,能保证胜者对劣势群体尽心竭力?我们怎样在一个日益多样性的时代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

  最后,还需要思考爱国主义的意义,因为谁是──或谁不是──爱国者的问题往往会破坏我们的政治辩论,非但不能增进我们的团结,反而会导致我们的分裂。我在竞选过程中的亲身经历让我认识到这一点。在我的一生中,我一贯认为我深深热爱这个国家已成为自身的秉性。这就是我从小接受的教育;这就是我投身公职的动力;这就是我竞选总统的原因;然而,最近16个月来的某些时候,我第一次发现我的爱国心受到质疑──有时是因为我不够谨言慎行,但大多数时候是有人想借此在政治上争长竞短,引发人们质疑我的身份和我的主张。

  因此,让我在讲话一开始就说明一点。我不会质疑参加这次竞选的其他人的爱国心。也不会在听到别人质疑我的爱国心时无动于衷。

  利用爱国主义作为政治利剑或政治盾牌的历史与共和国同样长久。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关于爱国主义的辩论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来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一场文化论战──涉及的问题可追溯至40年前,甚至更早。在民权运动和反对越南战争运动的早期,希望维护现状的人们常常指责那些对政府有关政策的明智性表示怀疑的人士,说他们不爱国。与此同时,60年代所谓反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 时期某些人的反应是,不仅批评政府的特定政策,而且攻击象征美国本身的标志,在某些极端的事件中甚至还攻击美国的核心观念──采用的方法是焚;指责美国在全世界一无是处;或许最令人悲哀的是不尊重从越南归来的,这种现象至今仍然被视为国家的一大耻辱。

  大多数美国人从来都不接受这些简单化的世界观──不是就是,二者必居其一。大多数美国人都知道,有不同意见不等于不爱国,对美国的传统和制度嗤之以鼻,并不是聪明或成熟的表现。但那个时期爆发的怒火和动荡从未完全销声匿迹。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的政治看来仍无法脱离这些老生常谈的争论。最近我们关于伊拉克战争的辩论最能说明问题,反对政府政策的人被某些人贴上不爱国的标签,一位将军尽心尽力地为在伊拉克的下一步工作提出建议,却被指控为背叛。

  鉴于我们面临巨大的挑战,我们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分裂。我们中间没有人认为有关爱国主义的争论会完全消失或应该完全消失;归根结底,当我们对爱国主义的问题进行辩论时,我们争论的是,我们究竟是什么样的国家;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国家。但我们一定会同意,没有一个政党或一种政治哲学可以垄断爱国主义。我们也一定可以为爱国主义提出能反映美国共同精神之精髓的定义,不管这个定义多么粗糙和不完善。

  这样的定义可能是什么样的?对我来说,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爱国主义系出自一种本能、一种深藏在我早期记忆中的对国家的忠诚与热爱。我指的不仅仅是诵读效忠誓言(Pledge of Allegiance),不仅仅是学校热烈庆祝感恩节的活动,也不仅仅是7月4日盛放的烟火,不论这些场景多么激动人心。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强调美国理想如何贯穿于我的家庭从小对我的教育。

  对我来说,爱国主义往往不囿于对地图上某一个地方或某一个民族的忠诚。爱国主义也是对美国理想的忠诚──任何人能为之做出牺牲,为之提供保护,为之贡献一切。我相信,正是这样的忠诚才能使一个拥有不同人种和种族、不同宗教与风俗的国家团结如一人。

  有人攻击美国的暇疵,却不承认我国理想之无尚崇高,不承认这些理想有能力促使全世界得到改善的事实。我认为这些人并不真正了解美国。

  诚然,正是因为美国并非完美无缺,正是因为我国的理想经常向我们提出更多的要求,因此决不可认为爱国主义是对任何一位特定的领袖、某一届政府或某一项政策的忠诚。美国最伟大的讽刺小说家,密苏里州(Missouri)的天之骄子马克吐温 (Mark Twain)曾写道: 爱国主义永远支持你的国家,如果政府值得信任,爱国主义也支持你的政府。 我们可以对我国领导人和我国政府维护我们的理想寄予希望,在我国历史上,这种情况曾多次出现。但在我国的法律、我国领导人或我国政府偏离我们的理想的时候,普通美国人持有的不同意见就可能成为表达爱国主义最真诚的方式之一。

  除了忠于美国的理想,除了愿为维护这些理想表达不同意见,我还认为,爱国主义的真正含义还必须包括愿意做出牺牲──为了更重要的事业牺牲个人珍视的某些东西。对那些曾在我国国旗下作战的人来说无须对这种牺牲精神提供进一步的证明。我还要补充一点:谁也不应贬低这种奉献,特别是不应该为了达到政治宣传的目的,这对双方的支持者来说都是如此。

  我们无论何时都必须对为国效劳的男女军人表达无限感激之情,这一点已确凿不移。毫无疑问,目前伊拉克战事表现的一个积极方面是,人们普遍认为,无论你是支持这场战争还是反对这场战争,我国军队做出的牺牲一概值得敬仰。

  我看到美国新一代人开始响应召唤。不论走到哪里,我都能遇见这些年轻人,他们已经投身于振兴美国的伟业;不仅有人报名远赴海外为国作战,也有人在国内为进一步改善美国的面貌竭尽全力,他们在教学条件较差的学校教书,在人手不足的医院照顾病人,或者在当地社区呼吁采取可持续性更强的能源政策。

  我认为下一届政府的任务之一是保证这类提供服务的行动在未来的岁月中继续扩大,后继有人。我们应扩大美国志愿队(AmeriCorps),加强和平队(Peace Corps)。我们应鼓励国民服务,使之成为新的大学助学项目的必要条件,即使我们已为那些在责任感的召唤下从军的年轻人增加了福利。

  我们建国至今已经进入第4个世纪,我们往往很自然地认为美国具有不同凡响的特性是理所当然的。但作为美国人,作为父母,我们有责任在家里,在学校,向我们的孩子灌输有关这段历史的知识

  我们有责任教导他们。我们有责任教导他们,尽管我们曾面临巨大的挑战,本身也犯过错误,但我们始终能汇聚成一股力量,使这个国家更强大、更繁荣、更团结、更公正。我们有责任教导他们,美国是全世界一支抑恶扬善的力量,其他国家和人民视我国为地球上最后的最大希望。我们有责任教导他们,回馈社区是好事;参军服役是荣耀;参与我国的民主,发出自己的声音至关重要。

  我们有责任教导我们的孩子,爱国主义不仅意味着保卫国家,抗击外来的威胁,而且意味着坚持不懈地使美国为子孙后代谋求更多的福利。我们的政界人士往往会忘记这个道理。

  最后,或许就是这个特质才能最准确地表述我心目中的爱国主义──不仅是抽象地爱美国,而且是以非常具体的方式热爱美国人民,忠于美国人民。正因为如此,一看到我国国旗,我们心中就会充满自豪感;正因为如此,一听到安息号吹响孤独的音符,我们就会流下眼泪。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国家之伟大──战争的胜利、巨大的财富、科学与文化的成就──都来自美国人民的才干和想象力;来自他们的辛劳、魄力、拼搏、勤奋、幽默和默默奉献的英雄气概。

  这就是我们捍卫的自由──我们每一个人追求自己梦想的自由。这就是我们希望的平等──不是成果的平等,而是机会的平等,只要我们每一个人愿意为之努力。这就是我们努力建立的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信任我们的民主制度,尽管有时会出现一些问题;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仍坚信,我们只要全心全意付出努力就无所不能;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视自己为沧海一粟,个人的命运与效忠于美国无尚崇高的信念的人们休戚与共。